性感御主,在线扭秧歌

死不复健,有种杀鸽,咕咕咕!

求求你们了,救救我老公【被茶厨打死】

神清气爽

换了个头像真是美滋滋。我就是死不复健,有种杀鸽啊,咕咕咕!就算掉粉我也不怕了,反正死鸽不怕开水烫xxxx

投票√

内个……关于昨天红茶咕哒的学步车,是有前情和结尾的,想看我写出来的麻烦在评论底下扣1,么么

重发,红茶咕哒,R18

被屏蔽了,GG

空手摸了个红茶咕哒的车车,本来只想走肾结果走了心。
外链吧,反正只是学步车(ntm说什么呢)
第一次开车,翻车请见谅,点不开链接的看评论
http://img02.sogoucdn.com/app/a/100520146/38b7eeda7b2b692930751b7a936ffdbe

恭喜你获得绑定道具「藤丸立香」一件(4)

之前因为高考的缘故停止更新,后来又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把本来约好要更新的章给咕咕咕了(……),接下来爆肝补上吧。

巨大!超绝!OOC预警!
接下来的内容会很沙雕,请各位观众朋友们闭上眼睛观看(什么逻辑)

和傻子立香一起谈恋爱吧(……)

————————————————————

藤丸立香决定报复。

那么就决定了,来征求一下全知全能的网友们的意见吧!因为互联网是万能的!

我藤丸立香真是天才。这样想着,立香美滋滋的打开了电脑,啪嗒啪嗒点开了论坛登录论坛账号,然后又啪嗒啪嗒的发了帖子。

一楼 楼主 @为了拯救世界而战

论坛的各位小哥哥小姐姐们,大爷大妈叔叔阿姨们你们好,我是楼主 @为了拯救世界而战,最近遇上个很烦恼的事情啊,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本人女,十八岁,是个学生,班上新来了一个家政老师,男,脸和肌肉都很棒就是略显漆黑了点……我一不小心把他给得罪了,他要针对我,我要怎么报复回去,求解。

二楼    玩枪、撩妹和钓鱼VIP

哟,楼主是个小姑娘啊,有兴趣见一面吗,让我当你男朋友的话,我帮你去把那个什么家政老师揍一顿也不是不行啊哈哈哈哈哈哈

三楼   老子的枪呢? 回复了  玩枪、撩妹和钓鱼VIP

我说我今天怎么没在企鹅看见你,原来是到论坛来跑到人家小姑娘的帖子下面耍流氓了啊,赶紧滚回来把老子的枪还给老子,亲兄弟明算账懂不懂?

四楼   玩枪、撩妹和钓鱼VIP  回复了  老子的枪呢?

你怕是出现幻觉了。

五楼   库酱最棒了♡   回复了   老子的枪呢?

你怕是出现幻觉了。

六楼   永远十八岁的紫发美少女   回复了  老子的枪呢?

你怕是出现幻觉了。

七楼   霓虹剑时尚时尚最时尚   回复了  老子的枪呢?

你怕是出现幻觉了。

八楼   Shadow  回复了   老子的枪呢?

你怕是出现幻觉了。

九楼   老子的枪呢?  回复了  Shadow

你,晚上来我房间,我们谈谈。

十楼    Shadow   回复了   老子的枪呢?

内容已删除。

…………

二十七楼   不列颠红拐剑圣

啊哈哈哈哈哈……不如疯狂的对那个老师展开追求怎么样?如果他不答应就骚扰,如果他答应了就甩掉他。恋爱什么的……真是相当有趣啊。

二十八楼   @石兵八阵

我觉得还行。

…………

三十四楼   干将莫邪  回复了  不列颠红拐剑圣

喂!你这老网骗当我不存在吗,居然在这里教学生学坏?!还有你啊Shadow,我看见你删除的内容了!今天晚上你不许去他家里!!!别玩手机了,快滚回来吃饭!@Shadow

三十五楼    不列颠红拐剑圣  回复了  干将莫邪

啊哈哈哈哈真不愧是有着鹰之瞳的男人啊,那么我就稍微期待一下你的表现吧?当然,我更期待楼主小姑娘的精彩表演哟。

立香眼前一亮,看着二十七楼那位名为“不列颠红拐剑圣”的解答打了个响指,无视了之后那些莫名其妙的评论打算立刻开始实施她的“报复计划”。

当然,没脑子的立香当然不会想到这个计划展开之后的后续会带来怎样令她麻烦(智熄)的事情,她现在想到的只有她自己脑补的新来的家政老师不堪其扰最后向她俯首称臣的画面。

这孩子还是图样图森破啊。

是被Emiya爱着的立香

Emiya!立香已经不是小孩子啦!

讨厌,就算摸摸头我也不会高兴的!

立刻把我的呆毛忽略掉!我才没有高兴呢,没有!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希望Emiya可以一直在我身旁。不论是从特异点归来之后的一杯红茶,还是普普通通到习以为常的一日三餐,经由Emiya之手的料理总能让我满怀期待。因为我啊,一定是被爱着的吧?

不论是小小的任性要求还是为了无理取闹的撒娇都会被宠溺和原谅。就是这样的哦,因为立香是被爱着的。Emiya的爱,立香也有好好收到呢。

所以,立香会一直喜欢着Emiya,不论Emiya多少次呼唤我的名字,我都会露出笑容给予你回应。所以,就算是被理想背叛也好,还是独自一人无声的哭泣也好,总有一天我会到达那片荒凉的剑丘,然后拥抱你。今天也好,明天也好,请和我一起努力吧。

就算总有一天要迎来分别,这份羁绊一定会让我们在梦的彼端再次相见。

“不要哭了,立香一直都在你身边。”

恭喜你获得绑定道具「藤丸立香」一件(3)

咳咳,说点题外话,瞎乱写的渣文居然被人打尻了,稍微有点膨胀咳咳咳咳……我会努力加油(爆肝)的!
依然是超绝ooc,注意避雷。

没心没肺的傻子女主设定,弱小可怜又无助,但是能吃会睡还会犯蠢,优点是喂饱了就能带走,缺点是太过于没心没肺所以容易被拐卖。
是傻叽立香的爱情喜剧,喜闻乐见的(。)修罗场。

————————————————————————

“初次见面,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家政课教师。我叫Emiya,你们称呼我为老师就好。”

五月的风儿有些燥热,繁忙都市的嘈杂掩盖了尖锐的蝉鸣。鸟儿厮磨着羽翼嘁嘁喳喳地低语着旁人听不懂的情话,窗外一片祥和而又生机勃勃的景色。青春年少的学生们窃窃私语着有关于这位新来的家政教师的事情,只有藤丸立香坐在教室的第一排,苦着脸看着讲台上新来的家政课老师,表情宛如吃了一斤黄莲。

“远在异邦的母上大人,昨天惨遭失恋之后,你的立香今天在恋爱方面不但没有任何长进,而且还在无意中得罪了一个老男人。而现在,那个老男人是不是要来找你的立香索命来了。”

站在讲台上的男人穿着得体的衬衫和长裤,低头专心致志的看着讲台上的教案,眼睑低垂掩盖了其下钢灰眸子的冷淡,在立香看来这样一张坚毅的脸庞配上这种安静的表情,仿佛只要透过眼睑的缝隙注视着那双脱去了冷漠的双眸就会无法移开视线一般深陷其中。并不算是什么浪漫的再会,却宛如命中注定那样平淡而又和谐的会面,而那低沉醇厚的嗓音仿佛穿过了时光静好,不知不觉中,立香竟捧着脸颊看呆了。

“啊,那个老男人长得还是不错的,是我的菜……等等等等!不可以发花痴!藤丸立香你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可恶!”

啊,没错,一切都好像童话里公主和王子的故事一样完美,唯一的缺陷就是我们的女主角没有公主的命,却有傻子的病。

“立香酱,口水要流出来了咯~新来的老师长得还不错啊,所以立香酱这是在发花痴了吗?”

“嘘!小声点啦赖光前辈!什、什么花痴啦,不要瞎说啦!”

“啊啦,小立香居然对妈妈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来,妈妈真是好伤心啊……那么,妈妈就把胆敢勾引立香的虫子全部都清理掉吧~”

“赖、赖光前辈……!啊不是不是,赖光妈妈你冷静一下啦!”

看着隐隐有暴走趋势的“妈妈”,立香不得不头疼欲裂的安抚着同班的源赖光前辈。
源赖光是学校剑道部的部长,原本应该是应届的高三毕业生了,但是因为她去年要出国修行休学了一年所以才会和立香同班。大概是因为立香的母亲常年在外的缘故,所以源赖光非常照顾立香,似乎也是因为很中意立香的样子所以经常会自诩是立香的“妈妈”。然而实际上也的确如此,源赖光无微不至的照顾有时会让立香受宠若惊,当然也会因为源赖光毫无由来的占有欲而感到十分头疼,不过立香倒也不讨厌这种被人关爱的感觉就是了,于是立香就干脆由着源赖光把自己宠的无法无天了。

“啊啦啊啦,因为小立香实在是太可爱了,所以妈妈才忍不住想要独占呢。”

“虽然很开心但是我一点都不希望这样啊赖光妈妈!”

正在专心致志的将今天家政课要做的事情一一讲解的Emiya听见讲台下传来了说话声,看着讲台下旁若无人的藤丸立香在和邻桌聊天,Emiya本来就不是很白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这个学生上课不专心听讲,还旁若无人的聊天,行为虽然算不上恶劣但是作为学生也的确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情,但归根结底还只不过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女罢了,难免犯下一些小错,并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想到这里,Emiya的神色变幻了几次之后终于还是缓和了下来。翻开花名册找到了藤丸立香的名字,稍稍有些惊讶的看了看这个略显中性的名字,又看了看讲台之下很明显就是花季少女的立香,他敲敲讲台轻咳一声。

“藤丸同学,不要再找邻桌的同学讲话了,接下来我要示范了,用心听讲。”

“……!老师对不起!我下次不会再犯了。”

被Emiya突如其来的点名吓得一惊一乍,胆子本来就不是很大的立香果然乖乖的再也不敢找邻桌的源赖光说话了。立香心中暗暗气恼着自己的懦弱,一边非常无厘头的认为Emiya是在赤裸裸的报复她,并且还擅自决定了一定要找个机会报复回去这件事。

然而实际上Emiya根本就没有记住她,伺机报复这种事情更是无稽之谈了,这一切都只是藤丸立香单方面的臆想罢了,或许这就是藤丸立香的智熄所在吧,一直都那么脱线,智商堪忧。
此时此刻,Emiya默默地将藤丸立香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挑了挑眉毛,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核平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恭喜你获得绑定道具「藤丸立香」一件(2)

#昨天发完第一章结果就被那么多人喜欢了!!!!兴奋到模糊!!!!
#红茶咕哒,轻微all咕哒倾向
#今天是阿茶的回合✨
#藤丸立香的绝赞修罗场正式开启(bu)

————————————————————

“小立香,早上好!”

“早安……高文同学。”

高文一如既往的在校门口和藤丸立香打招呼。他和立香是初中的同班同学,后来有幸到了同一所高中,虽然不在同班可是也算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了。高文来自不列颠,幼时便和亲人来到日本居住,或许是骨子里流淌着不列颠的血液,高文一直自诩为“骑士”。然而事实也的确如此,高文的家族世代都是有名的骑士,而高文从小也就受骑士道的影响,性格果敢正直。
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高文一直以“立香的骑士”这个身份一直守护着她。高文的原话是“立香这么柔弱的女孩子就好像公主一样,公主又怎么能没有守护她的骑士呢?”,于是他便顺理成章的成了藤丸立香的保护者。

高文心情很好的伸手准备像往常一样接过立香的书包送她到自己的班上去,但在目光触及到藤丸立香时,如同镜面般倒映着阳光的湖绿色眸子凝了凝,剧烈的动摇起来。
藤丸立香的脸上和露出的手臂上都有明显的刮痕和淤青,再加上哭得红肿的眼睛,作为她少有的挚友,高文脸色一沉,心脏一瞬间揪紧了。

“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骑士的意图并不在于立香受伤的理由,他的目的仅仅是要从立香嘴里问出伤到她的那个人而已。

“欸?我、我没事啦高文同学,是我自己一不小心摔伤的啦,所以不用担心我……”

藤丸立香绝对不会告诉高文自己身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这件事要从藤丸立香那时去酒吧被人缠上的时候说起。
在燕青将那些地痞流氓驱赶了以后,那些家伙还曾几次三番的找过藤丸立香的麻烦,不过都被身手敏捷的燕青给打跑了,尽管如此,那些家伙依然经常来找立香的麻烦。昨天立香刚刚失去了恋人,那些家伙又来找立香的麻烦了,幸好被路过的低年级学妹玛修救下了,身上的淤青和伤口就是在途中缠斗时留下的。

“好吧。但是,立香……不管遇到什么麻烦一定要告诉我,好吗?作为你的骑士却没能尽到保护的义务,我会非常自责的。”

“对不起!高文同学,我……”

“不用说对不起,比起对不起这三个字,若是真的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的话,不如说「谢谢」吧?”

藤丸立香愣了一下,本来就红红的眼眶更红了几分,她吸了吸鼻子,眨巴眨巴水汪汪的眼睛。

“谢谢你,高文同学,能够认识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高文觉得那么一瞬间自己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他抱起立香转了一大圈,吓得立香小脸发白。

“高、高文同学……快停下啦!”

“立香!Verrrrrry!!!goooooood!!!”

被高文放下来以后,被转得晕晕乎乎的立香扶着脑袋,没两步就撞在了一个人身上,脸颊隔着那人的衣料贴在他胸口上,清晰的传来男人胸肌坚实的触感和衣服上好闻的洗衣液的味道——是茉莉香味!!!
迷迷糊糊的立香这样想着,不禁在人衣服上使劲嗅了嗅,淡淡的茉莉花香让立香想起了已经许久未见的母上大人,当迟钝的立香意识到这是一名陌生男子而不是自己的母上大人的时候已经迟了!!!
立香深吸一口气,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抬起了头,视线迎上一张表情复杂的脸。

男子看上去不像是学生,身上也没有穿着校服。面部硬朗的线条与深色的皮肤显得坚毅而沉稳,钢灰色的双眼更是平添了几分冷峻的美感,若是换成平常,立香说不定会因为这人的相貌忍不住多看几眼,但是现如今在这个尴尬的局面下,立香只能涨红了脸不停的道歉。

“那、那个……先生,实在是非常抱歉……”

说到这里,忽然没有了下文。立香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那宛如痴女一般在人家衣服上到处闻的行为。难道要直截了当的说“你衣服的香味很像我妈妈”吗?说不定对方会更加生气吧!但是不做解释的话,那么这种痴女的行为岂不是就坐实了吗!
正当立香结结巴巴组织着语言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个男人只是淡淡的低下头看了立香一眼。

“该去上课了。”

恭喜你获得绑定道具「藤丸立香」一件(1)

#ps.萌新,第一次在lof放东西,不知道怎么搞就随便搞搞了(……)

#是个无脑傻白甜剧情烂大街的玛丽苏言情,cp是红A咕哒♀,轻微all咕哒倾向,现代校园背景,严重ooc,角色崩坏注意避雷。

#燕青厨注意,这里不黑角色,里面留了伏笔后期洗白。藤丸立香的绝赞修罗场,准备开启(……)

————————————————————————



“呐,燕青学长是不是不要我了,至少回复一下啊,如果真的不要我了,最起码不要让我等你那么久啊……”

敲敲手机的键盘,打出这样一段话以后,藤丸立香犹豫了很久很久。

两年前刚刚升入高中的藤丸立香宛如一只小白兔一样单纯的不喑世事,一位男生主动向她表白,于是单纯的立香甚至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傻乎乎的接受了表白。
后来那个男生劈腿被立香发现,然后他们就分手了。其实这种感觉她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并不是喜欢之类的那种感觉,但是毕竟相处了很长时间,至少也是将对方当成了朋友来对待,被朋友背叛的失落感让单纯得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立香觉得人生宛如遭遇了一场大起大落,然后她哭着跑进了她以前从来都不敢去的酒吧喝得酩酊大醉。

酒吧鱼龙混杂,有好人也自然有坏人,喝醉了的藤丸立香就这样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家伙给缠上了,那种轻挑的语气和动作,纵使立香那样的傻姑娘也能知道那些家伙不是什么善茬。

后来她就在这里被一名陌生的男子相救。说陌生其实也有那么几次眼缘,那个男子正是立香所在高中的学生,名叫燕青,是大她两届的高三学长,说起来也算是有名,毕竟是从远东的古老国度飘洋过海来到日本留学的学生,再加上不凡的相貌和出色的身体素质,是学校里很多怀春少女津津乐道的话题人物。立香也曾经从同班的荆轲那里听说过燕青——荆轲也是从那个国度转学过来的学生,据说是燕青的旧相识。立香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这样的“大人物”相救,但是她已经害怕得无法思考这种事情了,只是站在原地大声的哭。

或许是立香对于英雄救美的情节没有抗性,又或许是这人实在是好看的让她移不开眼,又或许是那一晚的酒精麻痹了她的意识,使她产生了愉快的错觉。她只知道,视线在那人身上停留的时候,脸颊就会渐渐升温,心跳的频率让她感到头晕目眩。
然后,在某一天的午后她拽住了那人一身制服的衣角。
这便是藤丸立香真正意义上的「初恋」。

然而这段恋情并没有持续太久,燕青即将从高三毕业,离开这所学校,他承诺会与立香继续这段感情,立香也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她看见燕青挽着另一个女孩的手,把她抱在怀里亲吻的时候,立香才明白爱情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

燕青已经三个月没有理她,也没有联系过她了,动态也迟迟没有提醒更新,立香抱着最后一丝期待点进了燕青个人空间的主页,却发现他早就把自己屏蔽了。
她挣扎了许久打下这一段话,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就好像那一天她在酒吧站在原地害怕得嚎啕大哭那样,等待着某个人将她拯救出去。

她畏惧着,但是她知道自己应该接受现实。

她咽了口唾沫,按下了「发送」,指尖泛起丝丝冰凉从皮肤缓缓渗透进了血液。忽然,安静了许久的聊天窗口亮了起来,她像是等待接受审判的犯人一样点开了聊天的界面,在自己冷冷清清刷了一大堆也没有回信的消息下面,白色的对话框分外显眼。

“藤丸,我这个号码我不用了,之前那些信息什么的,我没看我也不知道,抱歉,另外,忘了跟你说,我已经喜欢上别人了,抱歉。我们之间什么的,就在此结束吧。”

就连平时会亲昵的喊着她的名字,会包容她的任性,叫她「立香」的那个人,此时对自己的称呼都变成了陌生而又疏离的「藤丸」。

“燕青学长……没、没关系的,我会等你回来的,我会很听话,我也不会再任性了,你告诉我这是在和我开玩笑的对不对?”

“你听我说,跟你没有关系,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错误,我对不起你,但是抱歉,我没法陪你走下去了,有一句话,我只对你一个人说,不要再告诉任何人,就当是我们的最后一个秘密好了,我最后的这一年时间,我对不起你,但我不负你。”

什么叫做「我不负你」……?立香完全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燕青学长是有什么难处吗。”

“抱歉,我不能说。再见。”

“没有什么对不起啦……没关系的,要走的话,就赶紧再见好啦。”

嗯,不会伤心的。
藤丸立香是不会伤心的……
不会的……

她没有再哭了。因为燕青说过不喜欢她哭起来的样子,所以她要笑,这样燕青才会喜欢她,只有笑出来燕青才会回来。
她静静的笑着,然后眼泪就从眼角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比哭还要难看,但是她控制不住,她无法阻止眼泪流下来,就好像她无法阻止自己喜欢的人从她身边离开。

“那么,燕青学长还会回来吗?”

对方没有回复,然后就显示了离线。看着对方已经变成黑白的头像,立香知道,自己曾经那么喜欢的人再也不会回到她身边,喊她一声「立香」了。